服務電話:010-68570776 68570774
10萬客戶首選 21年品質追求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經濟要聞 >> 七省份超7000億高速公路債務置換:項目有收益是關鍵

股票入门: 七省份超7000億高速公路債務置換:項目有收益是關鍵

來源:中國擬在建項目網   2020/06/09   
       此前,山西、吉林、青海、內蒙古、貴州、湖北等省份已經出臺或者正在籌劃高速公路債務化解方案,部分省份的債務化解措施已經落地。僅從公開數額的省份看,債務重組規模已達7255億,其中山西2337億、甘肅1673億、貴州1354億、湖北1200億、吉林691億。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 www.693461.tw   交通領域的債務置換正在快速推進。

  5月下旬,甘肅省內16家主要銀行與甘肅省公航旅集團舉行債務重組協議簽約儀式。協議簽署后,公航旅集團1673億元的收費公路債務利率調低,還款期限統一熨平至30年,平均每年還本支出下降約200億元,利息支出下降15億左右。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這已是第七個推進交通領域債務置換的省份。此前,山西、吉林、青海、內蒙古、貴州、湖北等省份已經出臺或者正在籌劃高速公路債務化解方案,部分省份的債務化解措施已經落地。僅從公開數額的省份看,債務重組規模已達7255億,其中山西2337億、甘肅1673億、貴州1354億、湖北1200億、吉林691億。

  綜合來看,債務置換的主體為當地省級交投公司,參與置換較多的則是國家開發銀行。主要方式為,銀團提供長達25-30年的貸款,將交投公司原債務置換、展期或重組,進而拉長債務期限、降低企業債務負擔。而置換集中于交通領域的原因在于其債務形成的資產具有現金流,一方面符合監管規定,另一方面該類資產相對優質。

  華泰固收首席分析師張繼強認為,隱性債務置換中存在一系列要求,如要求債權債務關系清晰、對應資產明確、置換過程中按照項目一一對應到期債務實施。交投平臺投融資項目形成的債務符合前述規定,在隱性債務置換和化解中具備一定優勢。隨著隱性債務置換工作推進,交投平臺可能還將持續受益。

  不過,記者了解到,因為交通債務具備現金流,企業可憑借項目收益或公司信用融資,這一類型的債務并不會認定為隱性債務;但地方一旦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或提供擔保則被認定為隱性債務。對于前一類債務的置換,監管并無硬性要求,但因為無地方政府擔保,實踐中銀行更看中項目收益情況。

  多省份推動債務化解

  今年5月,除甘肅公航旅外,湖北交投也在推動隱性債務置換。當月下旬湖北交投與國家開發銀行湖北省分行等9家金融機構簽訂《高速公路融資再安排銀團貸款合同》,貸款規模達1200億元。

  在該協議下,湖北交投將公司所屬22條高速公路的1200億貸款提前還完,再重新簽署貸款合同。新貸款與過去相比,平均貸款年限從10年延長到了25年以上,貸款利率全部下調至基準利率以下。經測算,可累計為公司節省利息支出56億元,到“十四五”末債務還本金額減少553億元。

  “這既減輕了企業負擔,化解了高速公路存量債務風險,又為湖北交通建設投融資平臺注入了源頭活水?!焙筆≌喙厝聳勘硎?,這將有利于形成良性的高速公路投融資和償債機制。

  內蒙古則在一年前就著手相關方案設計。據中國交通法制網,去年5月6日內蒙古召開相關會議,介紹了《內蒙古自治區本級存量公路建設政府性債務化解方案》和債務重組的主要方式即融資再安排模式,同時成立了債委會,選舉國開行為債委會主席單位。

  一些省份則將高速公路資產注入新組建的公司,再向銀行申請貸款。如2019年9月,青海省交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掛牌成立,其主要目的是為了推進交通債務化解。

  再如山西交控成立后,將原來34個政府還貸高速公路單位整合重新組建為16個高速公路分公司,將所屬路橋集團、交投集團、高速集團等管轄的經營性高速公路按照行政區劃逐步納入16個高速公路分公司管理,創新運營體制機制,使其具有現金流。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向國開行等銀團平移置換債務2337億元。

  國開行原行長鄭之杰去年12月在一個論壇上表示,山西省以交通廳的名義建設了許多高速公路,資金來源有貸款、信托、理財等,期限有長有短、利率有高有低。一段時間內到期的貸款比較集中,利率比較高。國開行和山西省協商后,山西省成立了新公司,把債務進行再整理,通過銀團貸款的方式把期限拉長,債務利率也得以下降。

  吉林則通過貸款購買資產的方式實現債務重組。2019年3月,吉林省高速公路集團和國開行等6家銀行簽訂規模近700億元的融資再安排銀團貸款(期限25年、利率為基準利率4.9%),推動債務化解。公司新增借款主要用于購買吉林省交通廳名下高速公路資產、公路沿線設施、房建工程、土地等資產。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孫彬彬表示,這是公司理順省內高速公路資產、負債及收費權的關鍵一步,實現了政府隱性債務向企業經營性債務的轉化,并且也延長了對應債務的償還期限。

  項目收益是關鍵

  目前,部分置換措施已經落地。貴州高速公路集團公司今年2月披露的債券募集說明書介紹,2019年6月公司與國開行等銀行簽署融資再安排項目銀團貸款合同,用于置換存量債務1354億元。

  截至2019年9月末,銀團總計實現發放貸款700.10億,債務置換662億,剩余債務692億元后續按時間安排進行置換。評級公司認為,置換落地后將進一步優化公司債務期限結構并降低公司短期償付壓力。

  某股份行信貸部人士稱,對于銀行而言,高速公路是少數能夠兼顧高投放和低不良的信貸資產。對地方政府而言,高速公路償還債務主要依靠通行費收入,但是每年的通行費收入相對于債務本金而言明顯偏小,地方政府存在較大的債務壓力,因此對債務進行重組、平滑期限就成為地方政府的訴求。

  《2019年交通運輸行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8年末全國收費公路債務余額56913.6億元。其中,年末銀行貸款余額47744.2億元,其他債務余額9169.5億元,占比分別為83.9%和16.1%。

  在銀團中,國開行往往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這主要在于國開行長期專注于基建業務,交通領域貸款余額相對較高,部分債務亦被納入隱性債務中。而2018年下半年來,中央要求化解隱性債務,國開行亦參與其中:鎮江隱性債務化解方案及山西化解方案備受市場關注。

  鎮江試點化解隱性債務方案由國開行提供專項貸款,利率在基準左右,由鎮江市財政局下屬的資產管理公司作為統貸主體,再以普通借款方式投放到轄區各平臺,主要用于置換納入隱性債務中的高成本非標。但該方案并未獲得通過。

  鄭之杰表示:“鎮江存在還款壓力大、成本高的問題,鎮江也想拉長期限、減少當期財政負擔。我當時也參與談過,但鎮江報的方案未獲財政部通過?!?/p>

  談到其中區別,鄭之杰說,山西的項目(交控)通過公司化運作,整個項目具備有現金流,但鎮江的項目是純公益性的。

  孫彬彬分析稱,市場化的隱性債務化解方案需要匹配優質資產。在山西交控的案例中,不但山西省交通運輸廳將所有政府還貸高速公路全部劃撥給山西交控,而且國資委還將三家經營性高速公路的運營主體劃入山西交控,山西交控的資產大多為銀行最為喜歡的高速公路類資產,未來這些資產的運營將產生比較穩定的現金流。

在線閱讀 | 下載 信息簡報 | 項目季報

更多>>擬在建|VIP項目

更多>>項目聚焦

更多>>投資動態

更多>>投資政策

更多>>行業動態

更多>>BHI視點

{ganrao}